当前位置:主页 > 杨大平 > 大咖文章 >

我的解剖背景成就我的外科事业

内容简介

​​ 从与解剖被动 结缘到后来者居上 我的外科经历与解剖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可以说解剖成就了我的外科生涯。 我是1977年考入医学院的,学的第一门医学课程是解剖学。解剖学是医学生的...

我的解剖背景成就我的外科事业

来源: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发布时间:2017-12-09

  ​​从与解剖被动 “结缘”到后来者居上

  我的外科经历与解剖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可以说解剖成就了我的外科生涯。

  我是1977年考入医学院的,学的第一门医学课程是解剖学。解剖学是医学生的必修课,有趣的是我的解剖学成绩是我五年大学近三十门课程中得分最高的一门。大学期间我没有想到这门医学基础课决定了我的专业选择,决定了我的职业发展,决定了我的外科成就。

  1982年毕业留校被分到外科,与所有外科住院医生一样,我也愿意多参加手术,期待早日能用自己手中的手术刀为患者解除疾患。可令人沮丧的是刚毕业我就被外科教研室派去当助教,参加局部解剖教学工作。没办法,只有服从分配。后来我却慢慢体会到正是这两年的局部解剖教学实践为我后来从事的手外科、显微外科和整形外科临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手外科显微外科手术与四肢的血管、神经和肌肉联系密切,局部解剖知识极其重要,经过努力,我完全掌握了四肢各个部位的手术入路以及血管、神经、肌肉和骨骼的比邻关系。

  两年后我带着“解剖背景”回到临床,如鱼得水,很快就能完成手外科的常规手术如手外伤修复,包括神经和肌腱损伤修复,显微外科断指再植和断肢再植。并很快就赶上并超过同年资的住院医师,破格晋升主治医师,正可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有时人生就是如此,看上去走了一段弯路,但偏偏这段弯路可以化曲为直,让人完成弯道超车的壮举。

  “解剖背景”令我如虎添翼

  1988年医院由夏双印教授领衔组建整形外科,夏教授在大学素以手术技术高超著称,我荣幸地被列入首选。整形外科手术同样要求医生掌握全身体表的局部解剖知识,我的“解剖背景”再次助我一臂之力,多年蓄积的力量将我推上事业的第一个小高峰,我完成了带血管的骨移植、带血管的神经肌肉移植、带血管的游离皮瓣移植以及八指离断再植等高难手术,省内“空白”一次次被填补,再次破格晋升副主任医师。上世纪90年代初我便在国内显微外科界崭露头角。看来当年我的“解剖背景”如同是获得的“支票”,五年后在不断地“兑现”。

  可能是尝到了甜头,一种从未有过的信念驱使我走出国门,寻找与我有着相同背景的同行以谋求新的发展。经过文献检索发现全世界只有两个人与我有着相同背景,一个是澳大利亚的著名整形外科大师Dr Inn Taylor教授,他的名字在当今整形外科和显微外科领域无人不知,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完成带血管的游离皮瓣移植和带血管的游离骨移植手术的医生。他共发表论文200多篇,大部分是与肌肉和皮肤的神经血管有关的解剖研究,由于他的突出贡献,多次获得美国AAPS学会的最高荣誉奖,并被国际公认为二十世纪最有影响的整形外科医生Top 10 之一。

  ​ 他的解剖实验室享誉国际,全世界的年轻医生趋之若鹜。我曾于1990年与联系过Taylor教授,没有机会。另外一个是加拿大的整形外科医生Dr Steven Morris, 他曾于1991年拜Dr Inn Taylor为师在澳州的解剖实验室学习工作了两年。他在1993年回到加拿大也建立了解剖实验室,也专门从事肌肉血管解剖研究。既然拜Dr Inn Taylor为师无门,那就拜他的学生Dr Steven Morris 试试。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欣然同意。因为他新建的解剖实验室也在选人,我的“解剖背景”和“外科成就”可能成为他的不二之选。1994年一个36岁的中国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来到加拿大解剖实验室拜师学习,加拿大的那个“导师”年仅37岁。

  换句话说,两个年轻的整形外科医生为了共同的研究兴趣走到一起,一干就是五年。这五年,为我日后在整形外科里取得的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一段岁月,至今想来仍然热血澎湃。在以后的日子,我将会一一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