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刑新 > 大咖文章 >

第一访谈邢新教授已知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内容简介

今天的主题是关于下眼睑修复时医者与求美者的一些故事,在眼睑修复领域,邢新教授是学术界、公立医院和民营医疗医生中公推的名副其实的第一人,不仅是因为他对眼睑修复领域有大学问...

第一访谈邢新教授已知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来源: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发布时间:2018-10-25

        今天的主题是关于下眼睑修复时医者与求美者的一些故事,在眼睑修复领域,邢新教授是学术界、公立医院和民营医疗医生中公推的名副其实的第一人,不仅是因为他对眼睑修复领域有大学问和多年的修复经验,更因为他是一个因为特别“心软”而对求美者几乎是有求必应的医者。

  加贝:邢教授您好,来找您做下眼睑修复的手术中,如果分个类,据您了解,大概都有哪些原因?

  邢新教授:有几种情况,第一种,是确实出现了并发症,比如说恢复期后出现下睑外翻、退缩、凹陷、明显的疤痕等情况,这种占比最大,说个不恰当的比喻,这就是60分及格线以下的;再有就是手术后有改善,但没有达到求美者理想中样子的,比如说脂肪处理、皮肤处理等做得不是特别到位的,还有完善空间的,也有相当一部分,这相当于60分-85分的;还有极少的个别人,从医学角度看已经恰到好处了,但求美者还是不满意,这时,我会尽量从医学和心理的角度给求美者分析,这类人主要是心理上的安慰和修复。

  加贝:那这些找您做下睑修复的人都是怎么找到您的?

  邢新教授:大多数都是同行介绍的,有公立医院的有民营医院的,上午做的这个人就是八大处的同行介绍过来的,在学界他们常说做不了就找上海的邢新教授吧,也是同行朋友们抬举我,现在也经常有人到上海找不到我又找到联合丽格第一医院来找我做修复手术。

  加贝:都是相对很难做的修复了才找到您的吗?

  邢新教授:很多都是的,我现在出去讲课也经常开玩笑的强调说,大家不要捧杀我了,修复过好几次都不好的手术都推到我这,我也很难。我也不是神,但是我一看到求美者那种痛苦的样子,求助的眼神,我就心软了就又一次接了,然后尽我最大的努力,往最好的效果去做,否则这个人就有可能一辈子就这么难受的过下去,我于心不忍。其实我特别希望那些第一次做下睑手术或者第一次修复的人来找我做,这种啥样的我都能给你做好,我有这个自信也有这个经验。

  加贝:那您遇到过修复也修复不到理想状态的吗?

  邢新教授:还真有,做的多了100个总能遇到一两个吧,有一个人当时做过三次修复了,眼睑部位的皮肤组织脂肪组织等都几乎没有什么空间可做了,我费了很大劲也只是给她做了相对的改善,问题并没有完全的解决,不过她对比了之前来的时候拍的照片,也能接受改善后样子。我自己也难受了一段时间,觉得没帮到她,为了这个事,我的好多学生劝我,本来也没老师啥事,老师已经尽全力了,这个客人碰到别的医生,指定是不敢接手的。话虽如此,但为医者皆具同情心,有谁不希望更好呢。

  加贝:教授您上次在ISAPS和讲课和中华医学会的下眼睑手术现场直播演示时都提过一句话,说手术是越做越谨慎,越做越胆小,就是因为做的修复手术多了,所以有这样的感慨吗?

  邢新教授:不全是,主要还是来自于临床的心态变化,年轻的时刚做眼部手术的时候觉得很简单,效果也挺好,慢慢你会发现,这个做的很成功,下一个用同样的方法但未必效果一样好,能做好做到每一个求美者都满意,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也只能说做的越多,见过的典型案例越多,处理起相对复杂手术的风险就越小,但无论复杂与否,每一次都要精细精细再精细,竭尽全力不留遗憾。

  加贝:今天的访谈先告一段落,谢谢教授!

  邢新教授:客气了!

  小结:跟邢教授聊天,特别容易心动,因为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技术上引领中国眼睑修复技术的医者,但他同时又是一个相当感性的人,也许只有坚强有力的人才能有这种真正的温柔吧,在采访教授之前,我就托朋友写了几个字,那是我见过几次教授的初步印象,今日一聊,确如我所想,借友一字,致敬邢新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