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师俊莉 > 大咖文章 >

师傅漫谈三:如何又快又好的切取肋软骨(一)

来源: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发布时间:2018-08-21

  郭树忠:祝贺你获得宋儒耀优秀青年论文大赛三等奖。

  师俊莉:这次获奖有点出乎我的预料,和我同台竞技的基本上都是来自各大教学医院的青年才俊,在各自领域都是后起之秀,个个是高手。我本来只是想利用这次机会与同行分享一下我取肋软骨的经验体会,开会之前没敢奢望拿这个题目去获奖。

  郭树忠:肋软骨切取是一个古老的手术,起码有百年左右的历史了,也是一个常规手术,大家天天都在做,并非是一个有很大难度的手术,通常是耳再造术或者鼻整形术的一个辅助性手术,很少有主刀医生亲自做,通常是由高年资的住院医生或者低年资的主治医生来完成。报告这样一个非常普通的手术的经验体会,能够获奖,一定是评委们觉得你取肋软骨的方法有独到之处。

  师俊莉:我协助您取肋软骨已经有三、四年了,我自己主刀做鼻整形手术时,有时候也取肋软骨做支架材料,从数量上看,我取出的肋软骨已经上千根了,在同年资的医生中,这个数量应该是名列前茅了吧?

  郭树忠:你的经验确实不算少,但若单纯论及切取肋软骨的数量,和你一样,甚至超过你的医生估计也不在少数。你这是第二次凭借这个手术做论文报告获奖了,上次在上海耳整形会议上获得了一等奖,坐在台下的很多医生都是取肋软骨的高手,评委也都是耳再造的大师,一定是你有创新与改进,才能得到评委专家们的认可。

  师俊莉:切取肋软骨是个常规手术,我学习这个手术的过程与其他医生一样,当年在西京医院时,先是给比我年资高的医生当助手,看他们如何取,跟随他们学习,但我学的很认真,因为记得您说过,您一直用取肋软骨这一个标准手术来衡量年轻医生的技术水平,所以格外关注这个手术。

  郭树忠:你学习这个手术的过程和别人没什么不同,但你的不同之处是不“照猫画虎”,不做简单模仿,而是在学习掌握师兄们教给你的技术之后,对现有的方法进行了优化和改良。

  师俊莉:当我掌握了切取肋软骨的基本手术方法后,我就发现这个手术的操作并非完美无缺,而是有很多可以改进之处。

  郭树忠:敢于挑战传统是做一个好医生的基本素质,实际上,“好医生”们每天都在琢磨对现有的手术方法进行改进和优化,让手术的损伤降低到最小程度,让手术时间缩到最短,让并发症降到最低,让效果达到最优。你对传统方法进行改进,这一点很值得肯定。

  师俊莉:实际上,我对切取肋软骨这个手术进行改进的动力和压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患者及其家属,二是上级医生。

  郭树忠:此话怎讲?

  师俊莉:耳再造的患者多数是小孩子,患儿的父母特别在意胸部的疤痕大小和手术后的痛苦程度,我做鼻整形的求美者多数是年轻女性,自然很在意胸部疤痕的明显与否,所以,我取肋软骨要努力将切口缩到最短,通常只有1.5到3厘米,比很多医生短。

  另外,耳再造手术是配合上级医生的手术,上级医生坐在手术台上“等米下锅”,下级医生一般都有压力,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为您提供肋软骨,供您雕刻耳支架用,并且您的要求很高,不能在软骨上有刀痕、不能折断、不能带太多的肌肉和软骨膜组织,更不能出现气胸等并发症,这些高要求也促使我琢磨和改进肋软骨切取术。经过不断的改进和优化,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取出高质量的肋软骨,同时把创伤降到最低限度,并避免并发症的发生。

  郭树忠:这些改进的技术细节需要进行认真的梳理,拿出来和同行交流,技术上进行分享就是最好的学术交流,也算是对专业发展的贡献,所以,我们需要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讨论。

  师俊莉:我今天有三台鼻整形手术,我们抽时间再讨论吧。

  郭树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