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郭树忠 > 大咖文章 >

我把他的心捏回来他送了我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内容简介

我正聚精会神地准备从患者头部取下一块皮,助手突然语气急促地说:不好了郭医生,病人心跳和呼吸都没了。低头一看,地上一大滩血 他一个汽修厂的工人,长年给人家修车,没成想把自己...

我把他的心捏回来他送了我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来源: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发布时间:2018-01-02

  我正聚精会神地准备从患者头部取下一块皮,助手突然语气急促地说:“不好了郭医生,病人心跳和呼吸都没了。”低头一看,地上一大滩血……

  他一个汽修厂的工人,长年给人家修车,没成想把自己修到了车轱辘底下。

  肇事的是一辆拉沙子的大卡车,直接从他双腿上碾了过去。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惨不忍睹,双腿被轧得血肉模糊,皮肉都已经分离了。

  当时我还是个整形外科的年轻医生,一直在研究和治疗一种叫做皮肤撕脱伤的病,他的病症刚好符合我的研究领域,就被送到了我这里。

  把伤口全部打开做手术探查的时候,我就吸了一口冷气,他的情况非常棘手:腿部的一条主干血管受伤了,如果这条血管修补不好,轻则截肢,重则死亡。


  我当时面临着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保命不保腿,为了避免血管大出血危及生命,最直接省事的办法就是把主干血管扎上,但是这样一来,腿就铁定保不住了。还有第二个方案,有可能把腿保住,但需要冒很大风险。

  我后来决定采用第二个方案,没把股动脉扎上,而是将位置相对靠下的股深动脉做了结扎。可我有些担心,因为这两条动脉离得非常近,而且要时刻谨防血管破裂。

  手术刚做完的时候情况比较稳定,病人也上了24小时特护。中间有几次出血的情况,但由于发现及时,也都处理好了。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准备为他做第二次植皮手术。因为皮肉溃烂严重,第一次植的皮有一部分没活。结果手术刚做到一半,就出现了心跳呼吸骤停的情况。

  发现之后,我第一时间对他进行体外心脏按压,在紧急抢救的过程中,我们找到了那根破裂的血管,用钳子把血管扎住。

  医生和护士,轮着按压,你累了我上。但半个小时过去了,心跳还没回来。

  我急得头上冒汗,这样下去,马上就可以宣布死亡时间了。

  突然想起,和我们同时段进行的,还有另一台手术,我们在手术室外间,另一台在里间,而且是一位技术很强的心外科医生在做。

  我跟护士说: “赶紧去把心外科医生找来!”不一会儿,那位心外科医生抱着一堆器械小跑着就过来了。

  平时医生们做手术都要认真地消毒、铺单子,在做完一系列缜密的预防感染措施之后,才正式开始做手术。但那个时候完全顾不上了,心外科医生直接把一瓶碘酒泼到患者胸口,纱布一蒙,随便放了个单子,速度超快,一刀开胸,打断肋骨,找到心脏,他先是上去按了几下心脏,后来实在是因为太疲惫,就换成我直接戴着消毒手套上去,一下一下地捏着心脏。

  时间非常紧迫,因为一旦心脏停止跳动,全身血液循环随之停止,几分钟后大脑就会死亡。从体外心脏按压转换为体内心脏直接按摩,中间有个手术开胸的空档,而这段时间心脏是停止跳动的,可以说这段空档时间的长短,直接决定患者生死。


 

  此外,对心脏按摩的时候,力度的把控非常重要。刺激力度不够没用,但如果力度太大,心脏就可能会出现破损。节奏也要控制好,太快或太慢都不行。

  在这场争分夺秒的“战斗”中,每一位医生和护士都精神高度集中,全力配合着彼此,而我的手,也逐渐感受不到酸麻,在有节奏的一收一放之间,似乎也已消融成那微薄生命的一部分。

  最后,终于,他的自主心跳回来了。

  又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清创、植皮,他终于活了下来,不仅活着,双腿也都保住了。

  慢慢的,我和他的关系也越走越近,从之前的医生与患者,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当时军队拨了一笔款给我,用于做皮肤撕脱伤的研究,但这项医学研究在人身上没办法开展,需要在动物身上进行。我拿到这个项目之后,最初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他知道这件事以后,就开始无偿帮我做事。他帮我做了一台机器,我们把活猪麻醉之后,将猪后腿放进去,通过机器一转,就会形成皮肤撕脱伤的模型。我以此进行研究,随后发表了十几篇论文,拿博士学位就是靠的这项研究。在皮肤撕脱伤领域,我成为了一个专家,撰写了关于这类疾病的很多书的章节,我的很多观点,也在国际上获得了认可。

  后来,凭借着这项研究,我获得了一个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再后来能晋升为军队三级教授,也和这项研究有关系。

  而我拿到的这些重要奖项和荣誉,都与这位汽修厂工人分不开。他之所以不遗余力地帮我,一方面是因为我救了他,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切身体会过皮肤撕脱伤有多么凶险,想帮助医生解决这个难题。

 

  由此我想到如今的医患关系,在面对风险性很高的疑难杂症之时,一些医生因为怕冒险,怕担责任,退缩不前,不想去治病救人。但反过来思考,医生如果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获益的可能不仅是这一个病人,医生自己也积累了宝贵的医疗经验,科研上也可能是一次大的飞跃。

  再看长远一些,这些受惠于医生的患者们,一旦能回过头来自发地帮助医生,回馈医疗,最终受益的则将是整个社会。

   

  坐落于首都北京CBD核心区的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是由曹谊林教授和郭树忠教授领衔的医美梦之队整形医生集团,携手联合丽格医疗美容投资连锁有限公司于2017年创立的一家定位于修复重建与美容相结合的高端整形美容专科医院。

  医院专家教授云集,技术力量雄厚,拥有曹谊林和郭树忠两位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及多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教授,技术力量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并在国际上有一定的知名度。

  医院面积近万平米,下辖多个专科技术中心,配置一流的医疗设备,可以开展包括眼整形美容、鼻整形美容、耳再造整形、疤痕整形、创伤美容修复、创面修复、皮肤肿瘤与色素痣修复、颅颌面整形、乳房整形美容、生殖器整形美容、手足整形、四肢整形、体型美容、面部年轻化、植发养发、注射美容、光电美容、皮肤美容等各种整形美容手术与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