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陈翠云 > 大咖文章 >

MARK唇注射时陈翠云技术院长是如何管理疼痛问题的?

来源: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发布时间:2019-07-01

  陈翠云技术院长抽取了自己20例求美者做了一个调查研究,很多做过MARK唇的求美者注射前都非常担心疼痛、有的甚至因为早前接受传统注射丰唇留下了阴影,实验证明,选择正确的麻醉方式,做好疼痛管理,医生技术非常重要。对面部神经主干分支了解不清晰的医生,不建议进行这样的注射操作,这就要求医生的技术要经过很长时间的锤炼,才能做好疼痛管理。我主要选择了我称之为“缓释阻滞麻醉”技术,用来管理注射中的疼痛问题。

  第一,阻滞麻醉的历史

  阻滞麻醉是一种主要应用于神经末梢或神经周围的麻醉方式。1885年,Halstead发明了阻滞麻醉的方式用于颌神经的阻滞,同年,Corning在狗身上成功实施了世界上首例动物实验脊髓麻醉,即硬膜外麻醉。1886年,Bier成功实施了蛛网膜下腔麻醉。一般医学界认为是1885年的霍斯泰德(音译,Halstead)发明了阻滞麻醉的方式,MARK唇的“缓释阻滞麻醉”技术大部分成果即来源于此。

联合丽格第一医院陈翠云主任MARK唇注射

  第二,阻滞麻醉的应用范围

  简单来讲,阻滞麻醉几乎适用于所有需要神经末梢或神经干周围麻醉的场景,例如整形美容外科的重睑手术、面颌部的注射美容。都可以应用阻滞麻醉方式。以MARK唇为例,唇部的运动是面神经支配的,感觉是上唇由出眶下孔的眶下神经支配,下唇由出颏孔的颏神经支配。两者分属三叉神经第二第三支。在这里不做赘述。

  所以,我们的阻滞麻醉在MARK唇这个角度来看,主要是针对上述两支神经进行痛感管理。

  第三,阻滞麻醉对MARK唇减痛减肿的意义

  我个人认为正确的阻滞麻醉对MARK唇最大的意义是减少注射中的疼痛。从MARK唇20多例手术来看,目前注射中反馈强烈刺痛的数字是0,有蚊叮感的是1例,难以忍受的刺痛是0。我认为,从麻醉方式来说,阻滞麻醉对求美者安全、舒适的进行治疗有很大的意义。

  但是我们目前注射美容过程中,还是做表敷麻醉的方式居多。这种方式简便、快捷,但是精确性差了点,而且表敷麻药很容易引起唇部短暂性肿胀或是唇部轮廓不清晰,注射中不适感很强且难塑形。阻滞麻醉可以更精确阻断神经末梢的传入刺激,使相对应神经分布区域产生麻醉效果。而且,注射后唇部肿胀情况明显减轻(根据我现有的治疗案例,出现强烈肿胀报告的只有2例)。

  肿胀比较少的话,对我们MARK唇的塑形是很有意义的,基本上注射中推药这个量和你的塑形效果可以被认定是一个最终效果了。注射后24小时及时冰敷的话,肿胀的概率也会大大降低,达到一次成型效果。

  所以,我个人是十分推荐在注射丰唇的时候,采用阻滞麻醉这种方式的。我个人也愿意借用MARK唇这个理念去推广这个技术。

  第四,阻滞麻醉对医生技术的要求

  这个问题基本上还是考验的医生基本功,主要是医生对面部解剖学的理解程度,包括神经走向、肌肉、皮肤、血管这些运动状态时的把握都很重要,这是最基础的东西,不要求医生掌握整个面部的每一根神经分布,至少你的治疗区这块你要掌握,最好是了然于心才好。如果你这个掌握的不好,盲目的选择阻滞麻醉,搞错了地方不仅达不到应有的麻醉效果,而且手术疼痛感一点不会减少,还可能对其他非注射部位造成影响。所以,对我们微整形医生来说,还是要时常与大体老师见见面,熟练掌握基本功。

陈翠云主任MARK唇注射案例

——MARK娃娃唇——

  另外一个点是小剂量的单点注射,这里面就涉及到医生的个人注射手法了,陈翠云主任本人喜欢单点轻柔小剂量注射,注射剂量越精准、手法越轻柔,对技术掌握是个考验,就像做菜一样,每个厨子的宫保鸡丁味道都不一样,但是国宴上仍然有这道菜。这个考验的是医生经验,经验到了,自然能达到用最精准的玻尿酸剂量呈现最好的效果,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

  第五,“缓释”阻滞麻醉为什么多了个“缓释”

  缓释这个词是我个人加的,不是行业标准也不是医学标准。其实还是跟我们的注射技术有关,主要还是想体现微小剂量、缓慢注射这样一个过程。“缓释”有两层含义:一是注射麻药时候的“缓”,让麻醉剂缓慢释放到神经末梢,尽量做到整个治疗区的镇痛;二是塑形过程中的“缓”,小剂量单点轻柔注射减少注射过程中同一部位反复多次调整塑形,减轻注射后肿胀。

陈翠云MARK唇注射案例

  所以我在塑形过程中反复观察求美者改善部位后再做注射,在注射过程中尽量多花一点时间,给注射创造一个轻松、方便的塑形环境。事实上,采用这种方式,我们的求美者在注射中和注射后的疼痛和肿胀发生的概率都大大减少了。

  注:以上案例照片/个人照片/视频均归本人所有,严禁盗用,其他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私信,看到即删